区块链资讯网-聚焦全球区块链资讯,数字货币综合信息平台

同创叶巍合伙人童子平:“元宇宙”应该投资什么

随着脸书、微软等知名公司纷纷布局卡槽,国内厂商纷纷抢滩港股IPO,一时间,“超宇宙”时代似乎正在临近。4月29日,全力押注元宇宙的脸书母公司Meta,由于日常活动和利润高于预期,截至周四美股收盘,股价飙升超过17.59%。

值得注意的是,其元宇宙相关业务RealityLabs今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6.95亿美元,同比增长30%,高于市场预期。然而,该业务仍在烧钱,净亏损29.6亿美元。截至目前,Meta仍在发展VR/AR相关硬件、软件和内容的元宇宙业务,其主要承载硬件终端Oculus Quest 2021年的出货量占全球VR市场份额的80%。

据券商预测,2020-2023年全球VR/AR设备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55%。Meta业务将带来Meta新的增长曲线,可能会弥补公司未来几年的整体放缓。

不仅仅是Meta,Epic Games最近也宣布完成了20亿美元的融资,投资方是索尼和乐高集团家族控制的母公司Kirkbi。预计本轮过后,最新估值将达到3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00多亿元)。

同创叶巍TMT行业合伙人童子平认为,市场对元宇宙的投资才刚刚开始。目前,超宇宙本身还处于起步阶段。“虽然AR/VR在五六年前就掀起了投资热潮,但从Gartner的技术成熟度曲线来看,往往一项技术先快速爬升然后下降,然后开始正常爬升。我们认为,XR技术目前已经走出低谷,处于稳步爬坡阶段,可能还需要几年时间才能迎来更大的爆发。”

据了解,同创叶巍已经投资了国内元宇宙概念制造商天妃云东。目前,公司已提交港股上市申请。童子平认为,目前的软件技术,尤其是结合场景的内容制作软件最具投资价值,内容制作效率是行业公司最重要的壁垒。

此外,他还分享了自己对投资价值、具体赛道投资以及未来超宇宙形态的看法。

记者:超宇宙目前备受关注。你怎么理解超宇宙?

童子平:超宇宙将成为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的交汇点。它通过AR/VR、区块链等技术,帮助人们在超宇宙中主动开发和体验沉浸世界。通过这个虚拟世界,人们可以表达自己,建立联系,互动,开发商业模式和体验新的现实。

元宇宙应该是一个分布式的生态系统,由相互关联的人、物和资产组成。元宇宙中的人和内容会以数字化的形式展现,有独立专属的ID,可以在多个平台上交流。

在短期内,元宇宙的直接形式将仅限于游戏资产和数字艺术等原始数字内容。从长远来看,元宇宙的形式将类似于基于现实世界的数字双胞胎。大多数实物(房屋、商品等。)可以以数字形式呈现在元宇宙中,并具有唯一的身份,保存在区块链中。最终,数字和物理世界将融合为一个可互操作的生态,这将基于人工智能、AR/VR、智能合约、NFT、DAO、Defi等创新技术。当大部分商业活动开始在元宇宙中发生时,原有的经济形态将逐渐被淘汰,形成一个全新的元宇宙经济,拥有全新的规则、货币和自我管理能力。

记者:从创新概念投资的角度来看,你看好《超宇宙》吗?原因是什么?

童子平:我们非常看好超宇宙的发展前景。互联网经过30年的发展,现在正处于从Web2.0向Web3.0演进的重要节点,也就是当下火热的元宇宙。未来将重构互联网经济的组织形态和商业模式,体验上具有高度沉浸感和真实感,将颠覆现有的互联网形态。

从近两年国内外领先科技厂商对元宇宙的布局来看,社会拥抱元宇宙的发展趋势是非常确定的。比如脸书直接改名Meta,全面布局社交元宇宙;微软宣布企业元宇宙解决方案,收购动视暴雪;推出百度元宇宙平台“西让”;收购字节跳动VR硬件制造商Pico,等等。

元宇宙的发展道路会很漫长,从底层技术的不断升级,到硬件设备的广泛普及,到内容消费的丰富繁荣,以及数字结对、身份验证、经济模式等方面内涵和外延的不断丰富和拓展,会延伸出很多刚需和蓝海市场机会,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

但是,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很多热点和炒作。这有两面性,炒作有利于吸引更多的资源,包括热钱的涌入,加速行业的发展。通常,新兴技术会经历一个炒作周期。但作为投资人,我们会更加关注公司的技术基础和眼光,谨慎对待。

记者:在你看来,在现阶段,超宇宙的哪些子赛道具有投资价值?

童子平:其实目前硬件设备、软件技术、虚拟人、NFT都是比较热门的投资方向,但相比较而言,我们认为软件技术,尤其是结合场景的内容制作软件最具投资价值。

虽然硬件是当前沉浸式体验不可或缺的要求,但目前头部供应商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先发优势和规模优势,且估值不低,大厂布局也加大了新进入者的难度。当然,我们

也可以看一些产业链上下游的配套公司。

而虚拟人偏重于运营,其成功具有较大的偶然性。NFT虽然热度高,但国内市场需关注政策方面的指引,实际商业化价值仍不清晰。

而软件技术,特别是内容引擎,是值得长期布局,因为内容丰富是生态繁荣的前提,对生产工具有极高的要求和需求。类似于Unity、虚幻这类的传统生产工具因编程门槛、数据传输等因素导致生产效率、开发者规模、适用场景受到限制。

Rolox Studio的火热给了市场一个方向和可能性:即生产工具的轻量化和低代码化使得三维信息的UGC具备可能性。不停迭代的生产工具为广大的内容创作者提供简单易用的模块化工具,推动内容生产从PGC到UGC再到AIGC(AI技术自动生成内容)的发展,这一部分是具备价值和壁垒的。

当然,根据过往经验,生产工具型的公司必须面临商业化的考验,比如Unity依然是长期亏损的状态。因此,在市场爆发初期,如何保持产品迭代的同时,又能保证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能力是值得考量的重点。

记者:您认为AR/VR在元宇宙当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童子平:和虚拟世界产生关联和交互,是元宇宙的的第一步。进行沉浸式或超现实的虚拟世界体验的实现条件,即元宇宙的虚实交互入口,目前主要是各种便携可穿戴的VR/AR头显设备。VR/AR技术是目前最佳的现实与虚拟世界接口。发展元宇宙要以VR和AR为基础。其中VR给人类提供了高沉浸感、高分辨率、高仿真度的视觉及沟通方式。AR将虚拟世界的元素和资产置于现实世界,实现关联和互动。

记者:您认为元宇宙相关的哪个方向会率先爆发?

童子平:我认为XR中的内容与软件层面会先于硬件层面爆发,To B方向会先于To C方向爆发。

现阶段AR/VR硬件其实还没有在C端大规模普及,因此目前行业中存在的需求,大多是B端客户的前瞻性布局。换言之,现阶段To B的市场空间,是要大于To C的。AR/VR硬件的推广普及,一定是要基于特定场景下的成熟的应用内容。换句话说,行业的发展,必然是从To B先爆发,因为B端找到了特定场景下的痛点,因而对AR/VR的应用产品产生需求,即这领域公司开发的软件或解决方案。接下来才会有越来越多的硬件的需求。比如,一定是市场中先有了成熟的VR教学产品,之后学校才会花钱购买VR头显设备,去建设VR教室。

总结下来,为B端提供场景应用建设,是元宇宙发展初期的市场刚需。

记者:同创在这个领域投资了哪些公司?

童子平:在这个领域我们投资了飞天云动,其中飞天云动是基于自有引擎为客户提供AR/VR内容开发与技术服务,并为中小客户提供aPaaS低代码平台,实现AR/VR内容的模块式自主开发。他们也是百度元宇宙平台“希壤“的内容开发商、腾讯”千帆计划“的合作伙伴,以及京东、腾讯在元宇宙内容生产商的合作伙伴。而且飞天云动已经具有规模化的收入和利润,目前公司已经提交了香港上市申请。

记者:当时同创为何会投资这家公司?

童子平:我们观察这个赛道观察了很久,该公司整体很符合我们所看重的内容生产这个领域。他们团队最早是做手游研发的,有自己的引擎,而且从2015年就开始转型在AR/VR企服,并进一步迭代自己的生产工具,是市场中很有前瞻性的布局。我们接触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已经开始了低代码化工具的研发,且已经有了基本的demo。当时还是2019年,是市场中很早的。最主要的是他们整个商业化做的很好,团队非常稳健。兼顾了研发的同时能够实现盈利,使得我们也更有信心,毕竟整体行业的发展周期是漫长的。

他们上港股其实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抓住市场机会,我们当时投的时候本来是按A股准备的,但是整个疫情加速了市场爆发,使得他们要加速上市节奏,所以港股的周期更确定,因此转道。这个决定我们也是支持的。

记者:您认为作为该领域的公司应具备什么样的竞争壁垒?

童子平:内容生产效率是公司最重要的壁垒。跟互联网时代一样,优质内容也是元宇宙的核心。而只有具备高效成熟的内容生产工具,即各类内容引擎,才能源源不断地丰富元宇宙平台生态,元宇宙时代才是真正来临。

我们看到,一个健康生态上会同时具有PGC与UGC的内容。一般来说,PGC内容通常由专门的内容服务供应商基于自有内容引擎开发并整体交付给需求方,这种引擎一般使用复杂但功能强大,例如目前在市场上相对领先的Unity和飞天云动的自有引擎。我们对飞天云动会比较了解,他们通过自有引擎为大客户制作VR内容,例如京东、三星、耐克等等,会比使用市面上的商业引擎效率高。

而对于UGC,内容创作者追求的是简单易用、快速上手以及模块化地输出。这决定了专业引擎公司将通过不断服务大型客户、了解用户需求和痛点的过程中,迭代出低代码平台产品,也就是为广大内容创作者提供低门槛工具。这就好比2D时代的生产工具从Photoshop演化为美图秀秀,以及Microsoft开发出的各种办公工具。所以同样的,飞天云动也在将他们通过服务大客户所积累的引擎技术能力进行标准化输出,形成aPaaS低代码平台,作为一款常用工具提供给广大用户进行UGC开发。

引擎效率越高,低代码平台用户越多,则通过自身平台进行生态内容开发越完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行业壁垒。

记者:您认为这是未来内容引擎的发展趋势吗?

童子平:我们认为内容生产引擎今后有两大发展方向,一个是继续面向专业人员提供“专业而复杂”但“全面又强大”的功能,以美国Unity为代表;另一个是面向大众演进为易学易用的工具模组,以飞天云动为代表。无论是Unity还是飞天云动,实际上都在驱动内容生产从PGC到UGC再到AIGC(AI技术自动生成内容)的大趋势。

记者:您认为元宇宙的热潮会持续多久?

童子平:从我们机构的角度看来,在元宇宙上的投资才刚刚开始。虽然五六年前AR/VR掀起过一阵投资热潮,但从Gartner技术成熟度曲线来看,往往一项技术都是先快速攀升后下滑,然后再开始一个正常的爬坡。我们认为,XR技术现在已经走出低谷,正处在稳步的爬坡阶段,可能还需要几年的时间迎来更大的爆发。

记者:您对元宇宙的未来发展形态有何看法?

童子平:短期来看,元宇宙的直接形态将限制于游戏、数字艺术等原生的数字内容。

长期来看,元宇宙形态将类似于基于真实世界的数字孪生,可以将大多数真实物体(房屋、商品等),以数字形式呈现在元宇宙中,并具有独特的身份,保存在区块链中。最终,数字与物理世界将融合成为一个具有互操性的生态,这个生态将基于AI、AR/VR、智能合约、NFT、分布式自治组织(DAO)等创新技术。当大多数商业活动开始在元宇宙中进行以后,原有的经济形态将逐渐淘汰,形成全新的元宇宙经济,拥有全新的规则、货币和自主管理能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