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资讯网-聚焦全球区块链资讯,数字货币综合信息平台

军事“元宇宙”受到重视 盲目跟风真的有用吗?

“超宇宙”的概念非常流行。自从2021年“超宇宙”这个概念诞生以来,一时间我们似乎进入了“一切都可以是超宇宙”的时代,军事领域也难以免俗。军事“超宇宙”已经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

目前,美军新军种——天军正在利用数字技术打造一个军队专用的“元宇宙”,以提升军队的作战能力。

恩格斯曾经说过,技术进步一旦可以用于军事目的并且已经用于军事目的,它们就立即几乎是强行的,并且常常违背指挥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战方式的变化甚至改变。那么,超宇宙在军事领域有什么用呢?对以后的经营有什么影响?

美国陆军虚拟技术训练。

军事“元宇宙”关注。

“超宇宙”一词源于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1992年出版的反乌托邦科幻小说《雪崩》 (Snow Crash)。主人公戴上VR(虚拟现实)头盔,进入“超宇宙”,他的化身在这里生活、工作、聚集,偶尔还会参加击剑。

尽管流行文化和社交媒体大行其道,但“元宇宙”这个词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为了理解“超宇宙”在国防领域的作用和潜力,有必要明确其概念。

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詹妮弗麦卡德尔(Jennifer Mcardle)和凯特琳多尔曼(Caitlin Dohrman)3月在美国军事网站“战争困境”(War Dilemma)上发表文章,认为“超宇宙”(Metauniverse)是一系列相互联系、沉浸式的虚拟世界,通过媒体和渲染与用户互动。元宇宙还具有开放架构的特点,人们应该能够像以前创建个人网页一样创建自己的“元宇宙”。

事实上,美国军方几年前就开始使用“超宇宙”技术。1980年,美军研制出“模拟网络技术”SIMNET并用于大规模训练和演习,这是模拟技术在国防工业领域的首次应用。近20年来,“分布式交互仿真”和先进体系结构等技术的发展,使军队在演习中能够通过各种人工手段更好地模拟战争迷雾和战场环境。然而,虽然过去的模拟训练取得了不少成果,但这种简单的联合训练模拟还远远不够完善,因为很多模拟训练模式都比较单一,几乎无法修改训练科目或与新的技术装备融合。

训练是战斗力的重要支撑,元宇宙在国防领域的首要用途是作为模拟训练的重要“增能剂”。

如今在军事领域讨论“超宇宙”,往往被简单理解为训练项目或训练手段。但是,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元宇宙”和“超宇宙”的用途和影响已经远不可同日而语。据报道,DARPA正在尝试开发的“面向目标的支持自动化多模态吸收”(AMIGOS)项目就是一个例子。该项目旨在通过“感官赋能的任务指导”完成学习和认知能力的突破,帮助士兵修复和维护完全陌生的新型武器系统,处理着装前未实际操作过的人体创伤。

军事“元宇宙”不仅可以用于训练领域,还可以在军事教育中发挥作用。珍妮弗麦卡德尔(Jennifer mcardle)和凯特琳多尔曼(Caitlin dormann)指出,职业军事教育正面临彻底的变革。自2018年国防战略指出美国处于“滞胀”阶段以来,参谋长联席会议一直在寻求从根本上重塑各军种的准备、训练和训练方式。而“元宇宙”可以让部队中的职业训练摆脱阶段性训练的特点,成为一种“可移植”的教育机会。

据称,“元宇宙”概念可以与美国国防部的“高级分布式学习倡议”相结合,该倡议旨在利用虚拟技术根据士兵的能力、部署地点和时间量身定制高质量和碎片化的学习体验。Metauniverse可以参与这个数字教育项目,提升学员的体验感,促进他们的理解能力和学习的可持续性。

随着游戏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关注征兵流程,利用军事游戏吸引年轻人。自2004年投资开发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美国陆军》以来,美国陆军一直在利用电子游戏和其他传统手段,如提高奖金或薪水,来吸引人才入伍。对于美军来说,电子竞技已经成为一种特别有效的征兵方式。

,现在,美国海陆空三军各自拥有一支电子竞技战队参与国内外各项赛事。

“元宇宙”还被美国国防部用于改进采购流程。据文章介绍,美国国防部采用了新的数字工程方法,特别是基于模型的系统工程方法,来帮助提高了武器系统的设计研发速度。例如,美国空军的新一代洲际导弹项目——“陆基战略威慑项目”就使用了基于模型的系统工程方法来对数十亿个可能的场景进行快速评估,帮助采购部门确定弹药在核导弹发射井中的设计方法和部署方式。目前,这一方法已经成为了美国空军所有重大采购项目的标准流程。

美国空军利用虚拟技术训练飞行员。

美天军高调发展“元宇宙”

当下,“元宇宙”及其代表的一系列虚拟技术吸引了防务界关注,也成为众多防务会议的核心主题之一。作为新成立的军种,美国天军就对这一技术颇为关注。

美国天军技术与创新主管丽莎·科斯塔(Lisa Costa)今天2月在军用通信与电子协会天军信息技术会议(AFCEA)上高调宣布,天军正利用数字技术创建军事专用“元宇宙”,以协同作战、训练、执行任务。

科斯塔说,“元宇宙”对天军尤其有吸引力是因为天军官兵通常要依靠太空疆域的数字再现来工作。海军要到海上学习海战,陆军则要到野外练习作战技能,而天军除非成为美国宇航局的航天员,才有机会到太空。科斯塔表示,“天军人员并不能亲自上太空,他们体验自身作战疆域的唯一途径就是视觉数据显示”“虚拟现实环境会为他们提供态势感知,并了解自己的选项,以便做出决策。”

科斯塔说,军人们可在军事元宇宙情境下协作、训练和开展任何数量的活动。她指出,美国空军和天军年龄介于18到34岁的人员中有85%自认为是游戏玩家。她说,“我们怎样才能利用哪些技能?”

构成“元宇宙”的技术包括把数字和现实世界结合到一起的虚拟现实以及增强现实。科斯塔举例说,天军官兵可以数字方式设计制造卫星和建立新的空间作战能力。她说,天军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对人员进行相关训练,并利用企业所做的投资。

美国天军试水“元宇宙”后,未来将作为试点项目推广至其他军种应用。科斯塔介绍说,各军种都可从这项技术中受益,而天军由于规模小可先行先试,看看其是否能拓展到供美军所有军种使用。

“元宇宙”对天军尤其有吸引力是因为天军官兵通常要依靠太空疆域的数字再现来工作。

但随着“元宇宙”的爆火,质疑的声音也随之而来。这种质疑有概念上的,也有技术上的。一些“元宇宙”的反对者指出,想要实现元宇宙,仍然存在大量有待解决的技术问题。例如,4D 扫描技术所需要的芯片,从三维到光场再到全息显示技术,基于图像和视频的搜索技术,几何处理专用芯片,类似于图像处理的3D点云处理软件等都还有待整合。另一方面,对“元宇宙”的概念之争也在持续进行。有人指出,虚拟现实技术、增强现实技术与“元宇宙”概念不应被混淆。“元宇宙”一词正面临着过度口语化与被滥用的危险。

正因为“元宇宙”存在很多争议,美国军方的总体态度还是比较谨慎。Anduril工业公司创始人、也是最受欢迎的虚拟现实头盔Oculus的创始人帕尔默·勒基(Palmer Luckey)接受美国“防务快讯”采访时表示,在元宇宙问题上,军方比商业公司更清醒。

帕尔默·勒基指出:“实际上,我没有在军方看到我在企业界看到的那种疯狂的胡言乱语。军方知道VR如何解决他们20年、30年、40年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随着技术的进步,他们能够将其用于越来越多的事情。”

勒基预测,“真实质量的虚拟现实(VR)”可能还需要10到15年的时间,而能够准确地模拟一个活动,比如模拟冲浪的感觉可能还需要30到40年。不过,美国国防部多年来一直在致力于构建用于测试、培训和实验的虚拟环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