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资讯网-聚焦全球区块链资讯,数字货币综合信息平台

网络3革命:逃离 信仰 大迁徙

“传统投资发展了10多年,已经为Web2公司制定了一套成熟的价值评估标准。Web2是平台经济,输赢靠市场份额。Web3是第三代互联网协议,利用区块链等技术创建可读、可写、有价值的传输,将用户创造的价值返还给用户。这对于熟悉Web2投资的传统VC来说,可能是反直觉的。Web3基于区块链。要理解Web3项目,我们必须首先研究区块链技术原理、一般认证经济、治理机制等。有了底层的知识结构,就更容易理解Web3项目的可行性。”布洛克说。

此外,互联网精英和华尔街精英也纷纷涌向Web3。

这两个行业为Web3输出了大量的人才和公司。换句话说,这两个行业的人才和公司是最积极进入Web3的。

纽约证券交易所、摩根大通、毕马威等金融巨头都在尝试Web3的最新玩法。SEC副首席经济学家Scott Bauguess、SEC官员Justin Slaugher等。也纷纷加入区块链公司,这已经成为一种非常正常的现象。金融从业者,尤其是金融精英,是最看重血统和履历的一群人。

一直以来,互联网从业者和金融从业者是Web3最大的人群,一些大型Web3公司的员工70%以上来自互联网。似乎进入Web3的渠道被这两个行业垄断了。直到NFT爆发,各行各业的人才得以大规模进入Web3。

服装(耐克阿迪的虚拟鞋),食物(可口可乐麦当劳NFT收藏),生活(沙盒),玩((NBA超级碗迪士尼佳士得)。NFT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传统行业蔓延,并试图改变传统行业。这也让其他领域的专业人士,如画家、鞋子设计师、摄影师、珠宝设计师等。深度参与Web3的世界。

道思想与网络文化

区块链是技术,道是体系,Web3是文化。

道是一种去中心化的组织形式,可以理解为“去中心化的公司”。这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经济体系。想法一致,有共识的人,才能形成道。人们不一定需要区块链来形成共识。在互联网中,当人们强烈认同一个视频或一篇文章时,即使它被一个中心化的机构删除,人们也会自发地存储和转载它,并保留在互联网上。这种行为实际上与道的思想和Web3的文化不谋而合。

然而,人类自发的共识是脆弱的。没有技术制度文化的保障,这些共识可能存在一个晚上或者一段时间,但仍然是局部的、片面的、稍纵即逝的。人们需要区块链道网3来记录和保证那些我们珍惜的行为和共识。

1915年,陈独秀在《新青年》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由他主编,主张民主(德性之师)、科学(竞争之师)。当时站在时代前沿的维新派和革新派发现,洋务运动(技术)救不了中国,辛亥革命(制度)也救不了中国,于是新文化运动(技术、制度、思想、文化)应运而生。

Web3的发展也是如此。与其他技术形态不同,它更像是“技术体系文化”的集合。如果你只有“洋务运动”(只发展区块链技术),而没有“辛亥革命”和“新文化运动”,那么这样的Web3只是空洞的。

或许这可以从目前中国企业家在Web3公司中所占据的位置看出来。中国企业家可以建成世界上最大的交易所,但他们发明不出注重文化属性的NFT,比如无聊猿、志那都红豆、隐朋克。

志那都红豆NFT

去中心化是Web3的精神,也是互联网的核心。

体制上,中心化的互联网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诟病。无论是Twitter、微博还是脸书,都存在中心化公司的弊端,比如随意浏览用户隐私,将隐私数据据为己有,扼杀大数据等等。这些问题是由Web2互联网公司刻在骨子里的基因决定的,很难靠自己或者盲目通过监管来解决。

最近,一家大厂的员工被指出涉嫌“偷看”一家创业公司的工作文件。时隔近一个月,官方仍未回应。这样的事件屡见不鲜,没有办法杜绝。人没有任何反抗或者选择的机会。即使小个体被侵犯,也不会得到任何说法。况且,大多数时候人们并不知道自己的隐私或数据权利已经被侵犯。这并不是互联网公司喜欢作恶,而是自身固有的制度决定。而且,一旦社会上出现“小政府、大公司”,这些问题的严重程度将呈几何级数增长。

如何祛除大厂的「恶面」?剥夺他们过于集中的权力。

需要指出的是,Web2互联网并不是一个完全中心化的世界,事实上它比Web1和互联网还没有诞生的时候更加去中心化。然而,Web2互联网公司普遍相信集中化的理念。

支付宝、微信、滴滴的出现,其实是给了人们多一种选择。在这些互联网产品出现之前,大家只能使用银行提供的产品,通过电话沟通,在路边拦出租车。互联网实际上给人们提供了新的选择。

从这个逻辑出发,Web3的去中心化体现在两层:第一层是社交范围,Web3的出现为普通人和创业者提供了新的机会。

会,让这个社会不再那么垄断和中心化;第二层是 Web3 本身,它的核心思想是信奉去中心化,致力于在体制上让每一个 Web3 产品去中心化。

人们习惯了古典互联网的生活方式,认为自己发布的每张图片、每条留言、每篇文章都应该被人们自由免费分享传阅。数据即金钱、即权力,这是每一个大型互联网公司都深知的真理。然而,这个真理只限于大机构。数据是金钱,大公司可以把数据转化为金钱和权力,但是个人不能。

Web3 则让数据可以更加深度流通,它让数据的权力不再只限于国家和大型企业,而是归还于每一个人。

你在网络上的每个足迹,看似普通,但汇聚起来,就形成了价值。而当这些数据只有普通人才可以授权给需要的机构时,人们即可通过自己的网络足迹获取收益,甚至与他人进行频繁的数据交换。

Web3,吸引着最疯狂的资本、最有野心的年轻人和最天马行空的项目。而连接他们的是一种信任。

这种信任,来自于一个个小小的生活场景。

一个新加坡人想在澳大利亚买房,可能需要去各个部门申请,花费一周才能成功。然而在 Web3 体系,只需要几秒。在以前人们要完成一个复杂的目标,需要成立一家公司,而现在人们只需要成立一个 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Web2(互联网),让每一个人即使在家,也能即时看到全球各国发生的大事。Web3 则在目前的世界体系之外打造出了一个独立的全球经济系统,让每一个人随时随地可以和全球有共识的陌生人一起做一项复杂的事业。

写在最后

在中国,区块链和 Web3 仍是最受争议的行业之一。一些区块链公司 CEO,即使身价过亿,团队成员过千,甚至登上全球主流杂志封面,也被老母亲痛批为“盲流”。

这种思想观念上的冲突已经持续了 10 年,还将继续存在。中国从农业社会,进化到工业社会,再进化到数字社会,只用了短短 30 年,回首看,每十年都是一场革命性的颠覆。

那个时代下田栽秧的孩子,不会想到自己未来会在工厂上班,因为当时满眼望去看不到一个工厂;在工厂玩耍的孩子,不会想到自己以后的工作会是在摩天大楼里天天盯着一台屏幕,因为目力所及之处都是低矮房屋;而在摩天大楼之间奔跑的孩子,或许未来工作的地方将在田野、在海上、在地下,甚至工作这一概念都将被消解。

固有的思维依然在人们的脑海挥之不去,但世界却在笃定变化着。人们从互联网、金融、艺术等行业“涌进”这一赛道,把区块链技术融进产品,把 DAO 的思维放进公司,将 Web3 文化接入数字社会。

这是一场已经持续了 10 年的“迁徙”,而大部队才刚刚动身。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