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资讯网-聚焦全球区块链资讯,数字货币综合信息平台

周小川演讲全文:关于数字货币的一些问题和回应

第二个问题,有人提出如何理解中国人民银行强调的数字货币e-CNY(数字人民币)定位在M0。有人表示理解这个问题,也有人提出了一些疑问。我看到中国人民银行的领导已经阐述了这个问题,说得非常清楚。我想在这里补充一下。

首先,中国人民银行强调开发数字货币是为了取代M0,这表明它想专注于零售领域,即希望在零售领域得到应用,特别是借助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终端,为大家提供更大的便利。

另外,央行作为一个大机构,就像商业银行一样,内部业务需要由某个部门来管理。管理M0是一个部门,管理M1是另一个部门。研发费用和试点费用从哪里来的管理。所以M0的定位也防止大家打乱战斗,工作顺利,这是另一个原因。

在管理方面,我举个例子。比如去银行换汇,看牌子上的报价。一张钞票和一笔汇款不一样。也就是说,M0和M1在兑换外汇时有不同的汇率规则,过去的管理也不同。

还有一个就是,目前我们认为M1在央行和金融体系方面还是比较正常的。随着科技的发展,任何业务都有改进的空间,比如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增加安全性、纠错等。然而,M1似乎没有多少改进的余地。不要说换掉M1让大家觉得M1之后的管理方式会彻底改变,好像造成了这样的影响,而且现在的系统也不是很好用,需要换掉。

数字货币发展过程中,最初涉及数字货币概念时,国际上分为两大类。一个是基于令牌的,一个是基于账号的;一个有账号,一个没有账号。我觉得还可以加上支票本位,也就是支付指令本位。你给出支付指令,但真正的支付是后来完成的。因此,付款指示有点像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的支票惯例。以前支票比较发达,个人买东西签支票就够了。这本身甚至是一种支付,但实际上这只是一种支付指令,还有一些工作要做。说实话,这项工作并不简单,只有在这些事情完成后,付款才真正完成。这也涉及到查账。在美国,支票账户是M0,所以支票账户已经很多年没有支付利息了,就像纸币一样,所以有一个账户可以接近纸币支付。而在中国,M0只有现金,放入银行支付账户和支付宝的钱是M1的,所以对M0和M1的理解也有差异,所以M0和M1之间还是有很多知识的。

另外,在发展数字货币的初期,我们并没有打算取代金融市场交易,比如股市、债市、汇市。也有人提出可以用区块链的数字货币来代替它,这也很容易导致R & amp优先事项。一个是是否会对现行体制造成某种冲击和混乱,所以可以以取代M0为重点,从多方面进行观察和解读;另一个是,M0和M1并不是孤立的,完全分离的,但它们之间有一条管道。大家都知道账户里的钱如果合规的话是可以提取现金的,尤其是居民,可以提取小额现金,但是提取大额现金必须遵守反洗钱程序和现金管理规定。在一定条件下,M0和M1之间有管道连接,大致等价,这样M0就是央行的货币,高度稳定,M1如果不是央行的货币就不稳定。

第三个问题是,有人问央行,特别是人民银行,是不是应该加快发行更多的数字货币?尤其是跨境数字货币。这确实与当前的地缘政治问题有关。希望数字货币在这方面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我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我个人觉得印多少钱可以自己决定,但是能不能出去流通要看应用,看大家是不是在用这个东西。很多人不知道中国人民银行纸币生产的流程,以为用印钞机印出来就可以用了,其实不然。印完纸币放在大仓库里,这个仓库说实话也是一个奇观。例如,北京拥有所有由机器人操作的高度自动化的立体仓库。仓库里有两种东西:一种是生产的原材料,比如纸、墨等,另一种是成品,需要放在仓库里,但是不能直接出去。然后,成品被运输并分配到各分公司的现金银行。现金银行的现金由商业银行收取。商业银行收不收,取决于自身M1的供需差。M1的供求差额是指存贷差额。严格来说就是现金存款和现金取款的区别。大额取现导致现金流出。否则,这些现金将被存放在商业银行或中国人民银行的金库里,取不出来。

每年现金出去最多的时候是什么时候?那是春节前。以前很多人要带现金回家,现在这种情况减少了。春节一过,很多人就把带回家的钱存回银行,大量的钱又回到了商业银行。春节过后,商业银行的现金积压太多,然后他们就退回给央行的发卡行。在这个过程中,还有残币的处理。也就是说,中央银行必须让发行的货币真正在市场上有使用需求,尤其是在零售市场上。事实上,只有当市场对货币有需求时,央行才能发行,而不是印完就能出去。

此外,这张M0钞票与其他支付工具之间存在替代关系。如果其他支付工具用得好,M0会下降。例如,如果信用卡和借记卡,尤其是借记卡使用得更多,M0就会下降。比如第三方支付的钱包,里面其实并没有真金白银和现金。都是账户资金。如果用得好,人们认为不用拿那么多现金,现金的稀缺性就会降低,所以也存在替代关系。

央行发行的所有现金都是央行的债务。因为在很多国际讨论中,他们说数字货币,中国,发展很快,是未来很棒的武器,是你的资产。真正搞央行的人都知道,货币发行是资产负债表的负债方,也就是说,央行要通过机构担保、承诺和后备支持来保证央行发行的货币的购买力,所以是负债。所以从

这个角度来讲,想把它应用在其它方面并不是那么容易,特别是像地缘政治之类的。

另外还有一种情况,国家可以赋予货币强制性的命令,比如什么样的交易必须用什么货币,可能货币的地位就有所提升,但是也有可能只不过走一个过场,也就是说政府一定要求这一类的交易必须用这种货币的话,实际上交易双方不喜欢这种货币,临到交易之前,买方才兑换成这种货币,交易做完后,收款方担心这种货币不牢靠,马上就又兑换回去了,所以有可能只是一个过手的中介。我们边贸中发生过这样的现象,虽然中国和边境国家的贸易,我们鼓励既可以用对方的货币,也可以用人民币,但是有的地方就是人民币好用,对方的货币不好用;也有的交易,商户收了货币以后不管是 M0 形式还是 M1 形式,都争取当天下班前送回给银行,银行也争取下班以后再加一点班把货币转出去,转到对方国家去,不保留这种货币头寸。为什么呢?一般来说是担心汇率风险。但是也有不少是因为上级行的要求,上级行不准他们保留对方货币的头寸。也就是说数字货币要搞就要注重它的真实应用,不是说强制性某类交易必须用这个货币。从老百姓的角度来讲,最后要看到老百姓愿意把这种货币放在钱包里面,今天用也行,明天用也行,收了钱(不管是纸质的还是数字的)并不着急送还给银行,这是一个考验,要着重考虑。

第四个问题,大家问现在存在着多种方案、多种产品的竞争选优,我们要求有互操作性或者通用性,但是实际上可能需要一个过程,应该怎么把握这种关系?总的来说,我们要鼓励创新,鼓励新产品研发。研发之后也应该创造一定条件让它们试点。只有它们经过试点,有多种方案并且之间存在竞争,就会产生优胜劣汰。但是消失的过程中会不会造成社会问题?会不会有人受损?所以还是要非常小心。

不同于其它制造业和生产领域,货币领域可能更加敏感,不见得那么简单。因此在这个竞争过程中要注意公平,不能够恶意打压对手方,也不能够破坏金融基础设施,因为轻易地替代金融基础设施可能造成的风险比较大。竞争带来了优化趋同,最后好的东西就会被选出来,这时要注意的是,创新出来的好东西最开始肯定是缺少通用性或者互操作性,在一定的阶段,还是要有一些主管部门、监管部门或者协会来加强通用性,搞一些通用性的标准和互操作,这样有可能多方并行,但是会增加通用性,将来才能真正方便老百姓。

可能像我这样 70 多岁年龄的人,当时我们 20 岁左右的时候经历过彩色电视的多方案问题。中国现在选用的是 PAL 制式,美国和日本用的 NTSC,前苏联及中东地区是 SECAM 制式,买电视的人要看清楚你买的制式对不对,不对的话,拿回家不能用。各种制式研发出来不相上下,也没法强调谁淘汰掉,就会并存一段时间。并存一段时间就会有人研发新的集成电路将其统一起来。最开始两个比较简单的容易统一,比如说 SECAM 和 PAL 之间统一,最后三种制式都能统一起来。现在大家都不知道有三种制式了,反正一开电视,不管在哪个国家买的,收的哪个台都能看。数字货币也是如此,诸如市场上出现的聚合支付这种产品。也包括像信用卡,新世纪以前中国信用卡市场很乱的时候,有 VISA,有工行牡丹卡、农行金穗卡……,大商场同时在柜台上摆着八九部 POS 机,功能基本一样,但是不通用。后来国家要求人民银行负责这个事,要求一台 POS 机就都能解决,于是就诞生了银联。也就是说数字货币也有可能有这个过程,不可能一开始太强调高度的一致性,不可能事先决定由谁做标准,先进的标准是制定不出来的,没有人能够坐到办公室里面事先把这些问题全想明白,只有在实践中多方案并行,竞争选优,后来到一定阶段有些机构来增强这种通用性,才能强制性地或者是半强制性地推进互通性。这也是现在国际上对数字货币的一个做法。

总的来讲,数字货币有几个不同的赛道。一种是 Token-based 以代币为基础的赛道,另一种是 account-based 以账户为基础的赛道,像我说的支付指令为基础的也可以是一个赛道。实际上有的钱包里装的是 Token(代币),有的钱包里面装的是现金,有的钱包是连着银行账户,有的钱包里装的支票,也可以有混合的钱包。数字货币发展到现在,钱包的概念用得比较多。真正不同的产品是在不同的赛道上竞争。

还有一个赛道就是消费信贷。消费的时候先打白条,等于给消费者发了一个货币。以消费信贷为基础的产品也是一个赛道,但是争议比较多,容易出问题,也有不少已经出问题的例子。在 Token-Based 的赛道上,其中比较热点的问题就是以区块链或者分布式账本技术为基础的赛道。

此外,从比赛竞争的标准来讲,重要的一点就是安全性。比如我们的二维码,早期的二维码里面藏着木马,容易变成诈骗的东西,后来在人民银行推动下大家对二维码进行了升级,所以现在看着还是不错的。但是个体的二维码、静态的二维码和动态的二维码又不一样,也有大科技公司说二维码终究不会寿命太长,也许再过若干年二维码就没了,因为安全性等级不高,所以有的公司就大力推动 NFC,也就是近场通信,也有人主张推动蓝牙,总之各种各样。

另外一个安全性就是密码,我们知道很多过程都要加密,比如钱包里金额是需要加密的,支付给商户的过程是需要加密的,商户把信息上传完成交易的过程也是要加密的,所以有好几个加密环节,这些加密怎么加?也是一种竞争。互联网浏览器加密大家都知道,过去有 64 位、128 位、256 位加密,加密方法有很多。其中一个问题就是,究竟是用国产的加密方法,还是用外国的加密方法?这个考虑就是在极端情况下安全性情况会怎么样。这也是一个赛道。

总之,发展竞争是有很多不同的赛道,最需要警惕的就是创新者、BigTech、FinTech 不要挪用客户资金。确实有一些人一开始设计系统就想挪用人家的钱,但是属于少数;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后来在运行过程中出了问题,出窟窿了,才不得不挪用客户的资金。我们也看到一些倒台的机构,其实初始的愿望还是不错的,但是后来挪用了客户资金,犯了非法集资类的罪名。

我们说在这种局面下要强调,过一段时间要有机构包括协会能承担这种责任,使得该升级换代的就升级换代,包括加密技术必须升级换代。如果大家要用国产密码,就必须用国产密码,要求达到互通性就必须达到互通性,这个需要有一些外力。

第五个问题,有人说搞数字货币当前必须要立法先行,要有国际标准,这个愿望是好的,但是还在研发、创新过程中不可能把立法都搞那么清楚了。我们先看一看《中国人民银行法》的规定:人民银行负责发行人民币、管理人民币流通,同时要维护支付清算系统的正常运行。涉及到货币的东西基本上在《中国人民银行法》前一两页都有了。如果人民银行要发行一个新版人民币,不管是硬币还是纸币或者什么类型的货币,都要事先发公告,要禁止伪造货币,任何单位、个人不得印制、销售代币票券,一定程度上挡住了代币产品随随便便就发行出来,因为任何单位都不准。

另外人民银行负责回收管理发行库和发行基金,所以如果我们数字货币的研发,研发出来的属于人民币,并没有说要先立法,不立法就不能有数字人民币,因此我们说冬运会试点的 e—CNY 没有法律障碍,不要说有法律障碍就不能搞,类似这样的说法也是不对的。而第三方发行货币是不行的,要有立法支持,首先要达到高标准才行,但是如果发行的不是 M0,是 M1 类的可能就可以,要是代币性质的就不行。

另外从《中国人民银行法》看出,发行货币就是主权事项,各个国家自己定义的东西,没说涉及国际标准,所以虽然我们希望国际组织能起到一定作用,特别是在跨境支付标准中起到引导和建立秩序的作用,但是没有法律上的要求说它必须先有标准了才能做。而且再设想一下,现在没有国际组织能够在这方面起到这种作用,国际组织主要是在跨境支付领域起到一定作用,如果不是跨境支付,涉及到别的国家在国内支付,用不着国际组织在中间操太大的心。跨境支付涉及到很多问题,特别是涉及到汇率等等问题,对于国际组织来讲也都是大难题,一时半会都解决不好,这个提法大家要有一个清晰的理解。

最后说一下在当前地缘政治不稳定的情况下大家都关注 SWIFT,CIP、数字货币在中间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我只是从概念上希望大家理清几件事。

第一,不像媒体或者有些人士所说的,SWIFT 并不是一个跨境的国际支付系统。SWIFT 具体的名字是 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s,它不像有些人想的那样是一个金融交易组织,它是通讯组织。也就是说支付之前需要有很多通讯,这些通讯在走 SWIFT,最后的支付和清算都是按照币种走各国的系统,这个应该弄清楚。

另外 CIPS(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在设计上是为了人民币跨境支付所设计的,也就是人民币跨境支付和结算、清算走的系统,当然这个系统也允许其他币种走,少数几种主流币种可以走,但是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多少走的。此外这个系统里也融入了一些通讯功能,但是通讯功能用得不多,这是现状,也不能指着它能干这件事或者那件事。

数字货币,至少中国的 e—CNY 设计是为了零售,为了百姓方便、商户方便,不是为了替代美元,所以既然不是按那个目标设计的,现在忽然给它派这方面的功能也不见得能撑得起来。当然我们不排除 e—CNY 未来可能有跨境支付的前景,但是我估计也是会注重于零售,跨境零售的应用,不是轻易地当做军事武器来使用的。

SWIFT 为什么会与贸易、投资、金融市场相关?比如说有些国家受制裁,资产都冻结了,做投资都不怎么受大家关心了,金融市场交易也基本上被卡住了,所以最主要的还是贸易,就是 SWIFT 在贸易中也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国际贸易在支付之前需要通过通讯解决很多贸易信息问题,其中包括合同、仓储、运输、规格品种、质量是不是合规,商品要通关,通关的时候要有税务,有些商品交易完了会有退货。涉及到金融既有支付指令、保函、贸易融资、保理,一大堆事情都得事先沟通好。甚至因为 SWIFT 做得比较好,有些跟贸易融资稍微有点距离的也都走这个渠道在那做通讯,所以大家要明白通讯现在的状态。

真正涉及到支付的是支付指令,有不少支付指令走的是 SWIFT,SWIFT 真正做跨境支付的时候就涉及到选择币种,SWIFT 并不是美元支付的机构,它里面是多种货币都可以支付,至于哪个币种流行,那是市场目前的选择,未来是什么样咱们也不太知道。涉及到多个币种就涉及到汇率机制,汇率机制也是很重要的问题。这种情况下,大家说如果避开 SWIFT 这事能不能做成?理论上应该是能做成的,因为它的基础是贸易,实在不行就以物易物,易货贸易,但是易货贸易中最好两边是等额,不等额有差额怎么办?还是要用货币。过去的时候这种差额可能是记账贸易差额,像中国和经互会一些国家的差额是以瑞士法郎记账的,不是真实的价值,因为那不是真实的瑞士法郎。

因此如果大量地把 SWIFT 作为制裁工具,应该考虑到别人一定可以找到其它的通讯渠道来继续完成贸易。但是 SWIFT 已经形成了它的效率和市场规模,一是参与的金融机构数量非常多,那里有规模效应,只要进了 SWIFT,跟谁联系都很方便。二是 SWIFT 在保密方面做得很好,过去有加密机,现在也有很多加密的做法,很少听说加密方面出问题。大家可能知道,前几年孟加拉央行丢了一笔钱,大家怀疑 SWIFT 是不是安全性有问题?最后查出来那笔钱是孟加拉央行在和打印机之间连接的地方漏出来了,而不是 SWIFT 渠道漏出来的。当然这都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事情,不能说得那么肯定。SWIFT 对信息做了自动化处理,很多信息不用人为干预,因此自动化处理的水平也是比较高,因此是有优越性的。如果避开 SWIFT 另开一个渠道,可能第一个要有过渡期,最开始的时候这个系统可能参加的家数太少,好多通讯解决不了就会影响贸易效率。有的贸易过去一个礼拜做成,现在两个月都没做成,因为好多渠道都没联系上。再一个,可能安全上有顾忌,处理上可能最后出错,人工处理有时候有漏洞,有出错的可能性,所以说 SWIFT 不是不可替代,但是替代 SWIFT 要做很多事情,替代之前和过渡期间还有好多事可能会使贸易受到影响。

今年 1 月份我在清华公管学院讲了一次避免滑入冷战期的贸易格局。说实在的,如果我们金融的支付系统或者是支付通讯系统,滑入某种冷战格局,对大家来说都是会有损失的。既然很多人关心 SWIFT 和数字货币在中间能起到哪些作用?最后借这个机会就这个问题说几句。

以上不知道是否能够解答一部分大家关心的问题,但是这也都是我个人的,当然也可能我周围一些研究同事做了很多交流,不见得说得对,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希望对大家有一定的参考作用,同时也算是给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做一点小小的投入。

谢谢大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