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资讯网-聚焦全球区块链资讯,数字货币综合信息平台

库神钱包最新消息(关注币圈第一案执行情况)

震惊全球币圈的PlusToken案,号称币圈第一案。该案于2020年11月19日二审维持原判后,距今已经一年有余,中间国家对虚拟货币出台了系列政策,使得这桩千亿大案如何执行,引起了业内广泛关注。

在中国境内从事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均属于非法金融活动。“陈波向盐城市公安局申请由其委托北京知帆科技有限公司依法出售变现公安机关扣押的虚拟货币”,陈波违法,北京知帆科技有限公司为陈波提供虚拟货币交易代理同样违法!

特转发下文,和大家分享……

来源 | 真辩网REAL

区块链犯罪研究

 

关注币圈第一案执行

震惊全球币圈的PlusToken案,号称币圈第一案。该案于2020年11月19日二审维持原判后,距今已经一年有余,中间国家对虚拟货币出台了系列政策,使得这桩千亿大案如何执行,引起了业内广泛关注。

1

伍雷申请公开执行信息

区块链犯罪研究

 

春节前的2022年1月23日,微博“伍雷洗冤”发布一份《信息公开申请书》,向盐城中院、经开区人民法院和财政部门申请公开案件的执行信息,申请公开案涉的千亿虚拟货币的执行程序和变现、上交国库情况。

区块链犯罪研究

(微博“伍雷洗冤”发布《信息公开申请》)

伍雷律师认为,人民法院对扣押在案虚拟货币的执行情况,直接关系到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是否实际执行、执行过程是否符合法定程序、执行结果有无损害国家利益、千亿罚没收入是否全部上缴国库、执行人员是否廉洁履职等重大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司法公开的意见》所规定的应当公开的“审判执行流程信息”和“涉及社会公共利益或需要社会广泛知晓的审判执行信息”。执行法院应当依法公开扣押虚拟货币执行处置信息,包括具体执行措施、执行流程、执行结果、结案情况。

诚然,此案扣押虚拟货币执行情况,事关政府财政收入,备受社会公众关注,公开刑事裁判所涉扣押财物执行信息,是严格落实中共中央、最高人民法院大力推进司法公开、执行公开工作的应有之义。唯有将刑事裁判所涉财产部分执行情况全部公开,才真正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司法公开的意见》所要求的“紧紧围绕人民群众司法需求,依法及时公开当事人和社会公众最关注、最希望了解的司法信息”和“坚持全面公开。以公开为原则、以不公开为例外,推动司法公开覆盖人民法院工作各领域、各环节。坚持程序事项公开与实体内容公开相结合,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群众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

然而,距离今天2月18日,已经过了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答复的时间,但盐城财政局并未给予任何答复,法院也以申请人不是当事人为由未予公开。看来,下一步只能进行行政诉讼了。

区块链犯罪研究

(伍雷律师拟提起行政诉讼)

2

币圈第一案执行,上亿枚虚拟货币现价几何?

区块链犯罪研究

 

盐城中院二审裁定书显示,盐城公安在PlusToken案中一共查获194775枚BTC、833083枚ETH、140万枚LTC,2760万枚EOS、74167枚DASH、4.87亿枚XRP、60亿枚DOGE、79581枚BCH和213724枚USDT。按照2021年1月-2022年1月最高价计,上述虚拟货币合计高达人民币1294亿余元。

区块链犯罪研究

(数据来源:2022年1月25日CoinMarcketCap)

值得注意的是,虚拟货币市场波动很大,如按过去一年的低位价格,1294亿余元的虚拟货币只能兑换法币490亿余元,缩水62%。因此,执行法院和公安机关如何处理千亿涉案虚拟货币至关重要。正如伍雷在微博中所言:

“案件审结后,2021年3月初有新闻报道测算仅收缴涉案比特币一项价值即逾人民币1120亿,相当于我国14亿人口每人的养老金可以涨80元。如何处置涉案巨额扣押虚拟货币并确保变价款上缴国库再度引发热议。”

3

虚拟货币交易违法,千亿资产如何执行?

区块链犯罪研究

 

据盐城中院二审裁定书:

“在案证据证实陈波向盐城市公安局申请由其委托北京知帆科技有限公司依法出售变现公安机关扣押的虚拟货币,所有款项作为其退赃款。原审法院据此认定陈波退出部分款项,并对其酌情从轻处罚。”

北京知帆科技有限公司是何方神圣?宣传资料显示,知帆科技与全国数百家公安机关建立合作,利用核心技术能力对区块链数据进行分析挖掘,协助客户解决涉虚拟货币相关案件查证难题,共创合作案例并建立长效合作机制,有效打击虚拟货币犯罪,已服务超过300名客户,涉案金额超1000亿。

经查询,北京知帆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人包括火币联合创始人、库神钱包袁大伟和知名币圈投资人、币安的股东陈伟星。

区块链犯罪研究

 

区块链犯罪研究

 

北京知帆科技有限公司宣传资料包含3方面业务,未提及该公司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

01

为监管部门提供全流程数据分析服务,解决虚拟货币案件查证难题。

具体包括情报分析(全链数据感知、可疑地址监控、风险交易识别、情报线索推送)、追踪溯源(案情初步研判、币流资金分析、匹配资金主体、数据分析报告)、司法鉴定(虚拟货币案件的电子数据鉴定全流程服务,如取证固证、电子数据鉴定、出具司法鉴定报告等);

02

为监管部门日常研判虚拟货币案件提供产品与工具支持。

具体包括:逐迹一虚拟货币追踪查证平台(安全态势监测、可疑地址追踪、资金智能分析、深度地址画像)、区块浏览器(支持多个币种、拓展统计信息、童询门槛降低、查询速度更快)以及地址异动监控、调证辅助引导、交易关系图谱、交易记录导出等工具。

03

为监管机构提供培训服务,帮助相关人员提升技术能力水平、掌握虚拟货币追踪技能。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北京知帆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技术开发、技术推广、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销售自行开发后的产品;计算机系统服务;基础软件服务;应用软件服务;软件开发;软件咨询;产品设计;模型设计;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数据处理(数据处理中的银行卡中心、PUE值在1.5以上的云计算数据中心除外);接受金融机构委托从事金融信息技术外包服务;接受金融机构委托从事金融业务流程外包服务;接受金融机构委托从事金融知识流程外包服务。(市场主体依法自主选择经营项目,开展经营活动;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依批准的内容开展经营活动;不得从事国家和本市产业政策禁止和限制类项目的经营活动。)

虚拟货币交易已经被行政主管部门宣布违法。2021年9月24日央行、公安部等10个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明确了“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开展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兑换业务、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虚拟货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信息中介和定价服务、代币发行融资以及虚拟货币衍生品交易等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擅自公开发行证券、非法经营期货业务、非法集资等非法金融活动,一律严格禁止,坚决依法取缔。对于开展相关非法金融活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区块链犯罪研究

 

国家机关执法不可能适用“双重标准”,一方面禁止普通公民从事虚拟货币交易,另一方面准许司法机关或其监管下的其他境内主体受托交易虚拟货币。同理,公安机关、司法机关也不可能以自己的名义从事、委托其他主体从事虚拟货币交易。

按上述规定,在中国境内从事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均属于非法金融活动。“陈波向盐城市公安局申请由其委托北京知帆科技有限公司依法出售变现公安机关扣押的虚拟货币”,陈波违法,北京知帆科技有限公司为陈波提供虚拟货币交易代理同样违法!

另外,《通知》也明确“任何法人、非法人组织和自然人投资虚拟货币及相关衍生品,违背公序良俗的,相关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由此引发的损失由其自行承担 ”。日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东城区人民法院以违反公序良俗、违反绿色原则宣告两起比特币挖矿合同无效,再次引发法律界对于涉虚拟货币合同效力的议论。在目前的政策环境下,即使北京知帆科技有限公司违法进行了变现,其交易行为也可能被宣告无效。

4

扣押财产如何变现,趋利执法需泼冷水

区块链犯罪研究

 

在虚拟货币圈内,盐城警方已经“一战成名”。除了震惊全球币圈的PlusToken案,DGC币、wotoken案、亚泰坊等涉及虚拟货币传销的案件也在盐城判决或开庭。

随着监管政策逐渐收紧,其他公安机关也跃跃欲试,迅速跟进这一新兴领域。在这一过程中,很容易出现侦查扩大化,随意逮捕企业骨干人员、查封企业财产,致使原本正常运营的区块链项目急速崩盘,直接造成投资人损失。

如今,币圈第一案进入执行,千亿虚拟货币怎样兑换法币上缴国库,其作为无形物也无法像毒品、枪支一样直接没收。何去何从,牵动无数投资者和法律人的目光。

更需注意的是,因为加密虚拟货币的特性,在查封、扣押的过程中极易出现腐败问题,事后无法追查是谁在哪个环节转走货币,成为无头悬案,滋长刑事侦查中的贪腐。据了解,在江苏省某地办案机关承办的一起区块链犯罪案件中,已经出现部分比特币被办案机关扣押后神秘消失的情况。虚拟货币需要监管,刑事执法更需要关在制度的笼子里。

无论如何,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币圈第一案执行进展如何,虚拟货币如何执行,关系到后续所有类案如何执行,也关系司法机关的公信力,期待盐城中院给出一个符合法治的答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